产品信息

    《慢慢淡散在薄凉的霜雾里不再温暖邂逅》

    时间:2017-05-12 11:38
      浓妆艳抹的秋天终于在一场接一场的绵绵细雨里渐行渐远,慢慢淡散在薄凉的霜雾里,不再温暖邂逅。我数着纤细的流年,在渐冷的季节勾勒零碎的片段,依着苍漠的日子
     
    取暖。叶子是树的眼泪,缤纷零落的聚合,亦显得如此的无奈与惶惑。是季节的缘故吧,灰蒙蒙的天气,潮湿的远山,潮湿的梧桐树,潮湿的花儿瑟瑟地有气无力地绽放着最后
     
    的妖娆,那一抹如岁月一样厚重的殷红,让人倍觉愁肠。大雁匆忙去赶赴下一站的幸福约定,虫儿也已隐了形迹。荒芜的秋天,没有理由的空落。内心窥查不出什么感觉,或幸
     
    福,或离殇;或清醒,或迷茫。即使你努力地想要握住它的方向,它依然执拗地逃离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“春花秋谢了,知几伤?却道寒风入画梁。昨夜霜白摧花影,梦里不知雨敲窗。罗裘难掩三分暖,香阶无语本自凉。百花枯蘼乍寒时,雁自归去,独留一池秋水
     
    ,空嗟怅”。寂静的房间里,我依然如昨,坐在电脑前,却不知要做什么。窗外,天空是灰蒙蒙的,树还依稀有些苍老的绿色。纷扰的街上,纷扰的过往。平静地看着一切,木
     
    然的表情,没有喜怒哀乐。已经习惯了这种表情的空白,远离俗世的喧嚣,把自己搁置在苍凉的彼岸,没有花开,没有相思成冢,没有人情的淡漠。当昨天一点一点变的厚重,
     
    历史成了泛黄的章节,随着岁月的沉淀,在时间的车辙里淹没,不再被忆起。数年后,谁又会知道曾经是谁的谁?而唯独八年前那个寒冬痛彻心扉的一刻,如同被烧灼的无法弥
     
    补的空洞,永远赤裸裸地穿透岁月,刺痛在一朝一夕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不想要孤独,但内心注定是孤独的。掌心里的温度,暖不了秋末的冷酷,无情在繁华落尽的苍白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有时候,人的期望总是空中楼阁,梦想在不现实的坟冢里漂浮,回忆成了冰凉的断章,在某一个寂静的夜晚,或者某一个寂静的晨曦,恣意地跳跃。于是,忧郁
     
    的文字,便成了无法愈合的伤口,夜深人静时,隐隐作乱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切归去兮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华灯初上罢,这个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。虽然,应该算作很温馨的。已经数不清有多少这样的日子,归了尘土。也数不清到底,还要过多少这样的日子。树的
     
    叶子已经落完了。我的枕畔也不再有眼泪。心中那颗眷恋不舍的思念,在孤独中疯长,没了心智。此刻,思念也是幸福的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远方的山沟沟,远方的枣林,远方的窑洞... ...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还有,有着和我一样思想的人...  ...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以那样平静的姿态躺在庸碌的流年里